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幻想东方动漫联盟

查看: 4|回复: 1

茶翁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升级  64%

浓痰拌饭 发表于 2017-8-12 20:54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茶翁
  ......

  

  茶翁

  ——伪化石

  

  

  课堂上说到请问医生白癜风患者的饮食宜与忌是什么送礼的习俗,便联想到了某些“口是心非”的现象。面对丰厚的礼品,有些人嘴上挂着“不用,不用!客气,客气!”实际行动上竟将双手伸向了目的地。于是,我想到了一个人。不过,此人绝非那种势利之人。他是一见到茶就“口是心非”起来的人。嘴里念叨着“不用,不用!客气,客气!”双手却较嘴巴反应快,话音刚落便将茶送到了嘴边上。他对茶可谓是情有独钟的。

  小学二年级那一年我和二姐跟爷爷奶奶一起住,再加上叔叔家的几个小孩,硬是把他们二老折腾了一番。好像我小的时候脾气还挺犟。好在爷爷是位幽默级大师,总能把大家都逗乐了。所以,生活虽然简单,但也挺愉快。

  天气开始变凉时我们就围坐到火炉旁,听爷爷讲一些他们那个年代的事。老人似乎挺喜欢这样,把一些陈年旧事翻出来,往后辈身上塞。我们却挺乐意接受。老太太在一旁忙活着,也时不时地插上几句。爷爷一向都是十分喜欢小孩的。他总是用他那诙谐、幽默的语调来同我们讲话,跟我们开玩笑。那时就觉得,没有什么比这种生活叫人满足的了。这种愉快的聚会之后又添加了一位新成员。后来,便认识了这位老头。

  一天晚上,我们老少像往常那样围坐在火炉旁听爷爷讲那过去的事。屋外头突然闯进来一个黑影。一进门就嚷道:“高嗲,您老好啊......”接着便是一股寒气袭来。他的穿着有点“赵本山”的味道,只是较之更随便一些,寒酸一些。一张嘴说话,仅剩的几颗蜡黄牙便暴露无遗。吃东西撇着一个嘴,让人容易联想到牛嚼草时嘴巴一撇一撇的摸样。他的眼睛总是半眯着,鼻子秃出来,下巴往上翘着。我常常猜想,他年轻的时候应该长得像某位笑星才对。其次是个头,不是很高,瘦骨嶙峋的......

  老太太说,他是来蹭茶喝的。果然,奶奶刚一起身准备离开火炉,他就发话了,“哎呀,不用泡茶,不用泡茶的!”好像是捕猎的人见到猎物生怕让它逃掉似地那样兴奋、紧张。我当时就反感这人的不知趣,别人只是稍微起个身他便想当然地认为是要为之服务去了。在我们那里也确有这么一个习俗,不管是谁到家里来都要泡上几杯热茶,以示待客之道。茶里一般放些姜跟茶叶。喜欢客气的人家还会再放些芝麻、花生或者呼和浩特白癜风治疗最好的医院黄豆之类的进去。尤其是老人家,既爱喝茶,又爱泡茶。茶来了,老头立马迎上去,“客气,客气!”然后坐下来,双手捧着茶得意地笑。就像一个得到奖赏后沾沾自喜的小孩。

  之后,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准时来报到。且总不忘记暗示老太太泡茶。奶奶每次都会特意为他准备一个特大的杯子。所以老头每次都是高高兴兴地来,乐呵呵地走。就因为喝了一大杯子的热茶。可能是年纪小,不懂事。我开始是不敢接近这人的。以为他是抱有什么目的,贩卖小孩什么的。后来接触多了也就觉得此人并不乏味。爷爷说,他只不过是一个孤寡老人罢了。

  老头似乎自我诊断治疗牛皮癣的方法有哪些挺喜欢读书人,且常常问一些我们认为极其简单的问题。比如,一口咬掉牛尾巴,打一字。每次回答正确了他都要对我们大赞一番。小孩子就喜欢得到大人的赞许。这一点,他还是挺受我们欢迎的。爷爷以前是村委书记,可以说在我们乡镇一带还是比较有名的。有时候听他们谈话会觉得不知所云,而且听得你晕头转向的。只有他们自己竟乐在其中,也不在乎旁边的人是否听得懂或听不懂。老头总是半眯着眼睛笑,爷爷有时也跟着一起笑。我想,这大概就是他们大人之间的谈话吧!有点“似乎”、“似乎”的味道。老头也会跟我们这些小孩聊天,问我们在学校里学了什么,成绩怎么样。关系刚开始熟的时候老头问读几年级了,我们就信口开河地回答他说读大学了。“哎呀,都是大学生了呀!了不得,了不得!”之后,他干脆改口叫我们“大学生”了。谁都看得出,就身高与长相,怎么看也不像个大学生。真不知他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。不过,当时听别人叫自己“大学生”心里竟是十分乐意这个称谓的。

  天气开始转暖后老头就很少来了。以后在上学的路上偶尔会碰到,听他叫我们“大学生”,然后回敬他一个鬼脸,一溜烟地跑掉。有时候碰到他也假装没看到,再回头去瞧他,他却没有以前给人那么有精神了......后来,他就从我们的视线里淡去了。没有再来爷爷这里喝茶,也很少听到大人们谈起他。高二时听到了有关他的消息,竟是令人心生寒意的。在一个没人居住的小房子里老头安安静静地离开了人世。没有人知道他是因为生病死的,还是饿死的。听人说尸体也是事后几天才被人发现的......

  老头姓邓,大家都叫他“邓佬倌”。爷爷要我们叫他邓爷爷,印象中却没有叫过他半声爷爷。老头也从没介意过。他是很喜欢我们的。其实他的年纪跟爷爷差不多。按辈分,说不定还不止叫他爷爷。

  老头是别村的,以前是地主出身,也读过一些书。可惜还没来得及生儿育女他的妻子就撒手人寰了。后来赶上国家解放,地主阶级几乎被一扫而净。老头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广大人民群众眼中的“被告”。估计他那个时候也戴过不少“高帽子”,挨过不少的批斗吧!那时的地主也不怎么好过。财产没有了,家世没落了,什么都没得了,到头还要来充当大家发泄的工具。一个不留神就要被恶骂一顿,骂得你狗血淋头,甚至殃及祖宗和后代。或者就是被群众毒打一顿,还得点头哈腰连连说是......国家搞解放,老头的家世也行将就木,直到完全没落,变得一贫如洗,成为一个无家可归者。后来,老头沦为了一个劳动者,靠给别人做事来挣口饭吃。习惯了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的生活,一时半会儿怕是反应不过来的,能做的事恐怕也不多。就好比,要一个从小在富裕的环境中长大且不知“活”为何物的人突然去干一些又苦又脏的活,恐怕其难度比较大。不知情者,还以为来了一个“傻瓜”。心地好的人让老头睡在自己家里,穿的衣服也是别人给的。

  老头应该不是那种特勤快的人。从他那张随遇而安的笑脸中就可以看出来。饿一顿饱一顿的情况应该是经常发生的。三月是学雷锋月。我问妈去邓佬家帮他打扫卫生怎么样。妈笑着说:“他哪里有家呀!你去哪帮他打扫?去他借住的人家?别人会叫你干什么呢?”老头以前也有家。那个时候的地主跟现在的有钱人差不多,起码穿得好,住得好,吃得好。

  老头喜欢讲话,听众虽然不多,但大家还是不讨厌他。很多人都同情他。可能以前也是书香门第出身,老头身上也有着几分读书人的气质。他走起路来不急不慢,跟一般人不同。他也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,常常一个人到外面去捡点活干。许多时候,他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就是陪着几头大黄牛在田埂上度过的。可能在这期间,老头诗性大发,也悄悄地作过几首田园诗词吧!

  现在再想起这个人,对他已经有些陌生了。他应该是有许多故事可讲的。脑海中仅剩的有关老头的画面恐怕唯有这一幕给人亲切感了:

  在一堆柴火架起的火炉边上,一位老人像小孩那样端坐在一张小矮凳上,双手捧着一大杯热茶。那是属于他的“胜利的果实”。他轻轻地吹开从杯子里冒出来的热气,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,意味深长地“啊”了一声。然后,他把眼睛半眯着,露出一张淡淡的笑脸......

    

  

  。。。。。。
分享到: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升级  34%

uojws 发表于 2017-8-13 03:11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顶你一下,好贴要顶!












美规UL认证电源适配器厂家销售12V2A高品质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申请友链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幻想东方动漫联盟 ( 京ICP备10023787号  

GMT+8, 2017-8-22 01:52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