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幻想东方动漫联盟

查看: 5|回复: 0

失落的守门人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升级  62.78%

吸舔取精 发表于 2017-8-13 04:17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失落的守门人
  

  失落的守门人

  ——咖啡茶1234

  

  

    

    

  今天是自己的出生日,但是,还在遇这病重在知因值着夜班。怎么时间这样飞快?一晃就是五十五岁,头发已经花白,大楼里的孩子都叫自己是爷爷,只能给孩子们一个笑脸,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味道。

  难道是真的老了?能说会道却不象是老,年轻时的影子不时地泛起心头,总还想做点什么事情,来证明自己还是很有能力,可惜还能有谁会看得起,已经是“奔六”的人了,门口的邻居都这样调侃着,“奔六”就是向六十岁进军的人激光去除黑毛痣就好不好

  真感觉光阴似箭,好象这样的年龄人,时间变的短了,上班的六天似乎只有两天,很快一周就过去。可能是对生命的感觉已经麻木,拿着微薄的薪水,是否在盼着发薪水的日子早点到来?

  还要在这不喜欢的岗位上混上5年,真的感觉不是味儿,这年头看来五十五岁对普通的老百姓来说,意味着失落,不再会有什么辉煌。

  自己看守的这幢楼,静静地在黑暗中栖息着,平静得只能听见自己的喘息声。

  长夜难熬,这样的年龄虽然睡的少了,但是夜的困乏一样感到疲劳。秋天的夜感觉有点凉意,打瞌睡也容易着凉。但是,还是忍不住眼睛的沉重,只能站起身来,在狭小的空间里度着方步,有时还自我嘲笑称自己是“城市不睡觉的狗”。

  守门的工作还是居委会介绍来的,说好的薪水只有城市的最低标准,不干的话就连这点钱也没有,怎么生活呢?去享受国家的最低生活保障,自尊心也无法忍受这样的“侮辱”,那跟乞讨有什么两样,失业都三年多了,就从没向有关单位说起过这样的事情,感觉是很羞耻的事情,人生低潮就怕发生在尴尬的时间段。

  想想十年前的薪水是现在的几倍,就怎么也没有了好的感觉,孩子上学需要花钱,虽然说现在是义务教育了,但是学校的费用一点也没减少,心里好郁闷。现在的钱好象是几百上千,而物价呢是以前的多少倍,已经搞不清楚了,想起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拿的是36元工资,感觉好值钱,一个月交9元的伙食费可以随便吃,现在如果交三百恐怕也没有哪个老板愿意这样做,要赔死老板了。现在的这点薪水也只能是30年前的20元左右吧,有时细想起来,真不知道是过去好呢,还是现在更优越?

  感觉自己这一代人,承受着中国最大的压力时期。

  “文革”时期,就业的压力迫使一大批的学生远离家乡父母,去农村去边疆争取生存的空间,历经磨难;终于回到了城市,找到了一份可以安心的工作,也成了一个小家;就这样过一辈子吧,也算是“小康”之家吧,老百姓不就图个安稳的日子。然而,长久的平静总要被打破,中国历来就是如此,人多想法也就多,要让一部分人富起来,不知道自己是属于那部分人群?好象应该是属于那多的部分人群。又要牺牲一次自己的利益,告别了自认的“小康”,让不太坚实的肩膀再压一次重担,老百姓的脚步永远跟着政治家指出的方向去走。

  还是面子的问题,如果是农民的话早就可以背着箩筐去检破烂了,可能也是可以发财致富。

  夜凉了,棉大衣里裹着的是一个失落的躯体。

    

  “爸爸!爸爸!”两个女儿捧着个很大的双层蛋糕,上面点满了蜡烛,把黑黑的夜晚照的彤红。孩子的小脸被蜡烛光照得那么地好看,美丽;好象还穿着非常漂亮的裙子,不是自己买的,记得已经好久没有给她们买条漂亮的裙子了。这是谁买的呢?女孩子一打扮就是那么靓丽。别人夸孩子漂亮时自己都会凑上一句:“象我啊,女儿象爸爸嘛!”这是最令我高兴的一句话语。

  看见女儿给自己过生日是最高兴的事情了,好象女儿已经大了很多,连忙问道:“这么晚,怎么还来啊?”她们笑着说:“给老爸过生日啊!”

  不知是蜡烛的光芒,还是月的照耀,感觉夜不再是那么黑暗,就如极昼一样,光在自己的穹顶上旋转。

  蛋糕就放在值班室的破桌子上,孩子们拍着手,嘴里唱着生日歌,世界上哪里能比得上亲情更亲。“爸爸!许个愿,吹蜡烛!”女儿好象是在喊叫,“好,孩子!我来吹!”站在蛋糕的面前,闭上了双眼,心里默念着,一口气吹灭了所有的蜡烛,好象蜡烛熄灭了,光还在空中闪耀。

  “爸爸,你许了个什么愿啊,说来听听!”

  没有告诉她们许的心里愿望,“我希望你们快快长大!”编了一句话给孩子们,让她们也高兴一下。

  一颗失落的心,把希望寄托在看不见的未来,唯一的愿望是能把孩子抚养C人。

  好象是有点饿了,正准备要吃孩子送来的蛋糕,有人在喊……

    

  “老伯!老伯!开门!”

  猛地一惊,是有人在叫着,赶紧起身开门去。年轻人进来后忙说:“谢谢了,老伯,今天玩得晚,打扰老伯了。”“不要叫我老伯,叫老张吧!”

  似乎怕人叫自己老伯,怕叫老了。

  刚才自己是迷糊着了,一个好美丽的梦,只是做的时间太短,还没有品尝孩子买来的蛋糕。

    

  秋的夜还是那么地凉,只能把棉衣裹得损伤JJ精髓的问题所在紧紧来抵御已经来临的寒流,失落的守门人脸上还挂着苦涩的笑……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
分享到: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申请友链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幻想东方动漫联盟 ( 京ICP备10023787号  

GMT+8, 2017-8-22 01:51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